10月 272014
 

  一

  贺川在阴阴沉沉的秋雨声中醒了过来,他侧过身体,用手爱抚而过昨夜那具让他销魂的胴体。他知道再过一会儿,这具尤物就要不属于他,而什么时候可以再次享受,他亦不知道。
  她的身上有股淡淡的香味,她的脖颈犹如出淤泥的莲藕。
  再来一次吧?!她呢喃的问道。

  这些时间,他总是梦见自己在苦窑里,画面很凌乱,但是记忆却那么深刻。这其中的苦痛即便在梦里,他也感同身受的到。因为这不仅仅是个梦,而是曾经发生过的一切。
  一个骄阳纵横的午后,不偏不倚的十三时,他终于脱离了苦海。
  狱里的人说,出去以后就不要回头看。他没有听那些人的,一意孤行的回头注视了很久。
  这座爬满绿色植物的阴暗建筑,被称作为绿窗旅馆。它的窗户由一根根烂出铜绿的栅栏组成,与爬山虎,青苔融为了一体。他深吸一口气仿佛还能嗅得到里面让人昏仄腐烂的味道。
  这个关于牢狱的梦总是出现,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Continue reading »

 Posted by at 下午3:49